大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1 15:10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观察者网:在采访之前拜读了您的《香港人的政治心态》一书,这书集合了您上世纪末的部分论文研究。您在书里提到一句,“港人对西方文化的接受流于表面”。我有一疑问,怎么理解“流于表面”这表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马鞍山,李伯因谴责黑衣蒙面人破坏港铁设施,被纵火焚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兆佳:现在反对派的活动空间减少,就算让他们单方面得到多少议席,他们也会受到很多限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认为反对派可以拿下过半立法会议席;即使真能拿到,他们的活动空间也已少了很多。如果要继续坚持对抗、要瘫痪特区政府的管治,我相信他们也是自寻死路,中央不会坐视不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说建制派跟爱国者不是同一回事。今天,爱国者不足以支撑香港的政治大局,因为他们还没有足够的群众基础、社会支持基础和话语权来肩负起爱国者治港这个重任,所以仍要依靠建制派和中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之前,立法会议员有权力和特权,在立法会上说任何事情都不受法律追究;但立法会的权力和特权只是香港法律之一,如今如果基本法和国安法有抵触,也是国安法先行。在国安法施行之后,如果你在立法会宣扬要“打倒共产党,推翻中共政权”,你是要被追究责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譬如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,一个民主,一个法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授予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国家最高荣誉,有利于大力宣传抗疫英雄的卓越功绩和光辉形象,强化国家尊崇与民族记忆;有利于强化爱国主义、集体主义教育,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;有利于充分展示中华儿女众志成城、不畏艰险、愈挫愈勇的民族品格,为顺利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,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凝聚党心军心民心。8月10日早,“壹传媒”创办人黎智英等七人因涉嫌勾结外国势力,违反香港《国安法》被捕;晚间,前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成员周庭因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中的“煽惑分裂”罪,同被警方带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因此到了牵涉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时候,当国家安全真真正正受到严重威胁时候,我一向认为中央一定要自己出手,不能完全依靠香港去做好维护国家利益、政权利益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人觉得香港是法治社会,但是与此同时香港人的法治观真的跟西方那一套是有分别的。香港人之所以接受香港法治,只是觉得法治是有用的,是从实用的角度去看的。至于法治背后所隐藏着的人权观、宗教观和复杂的法律程序,他不是很清楚的。